博客日记

功成名就等于三分之一圆满的人生

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丹尼尔.吉伯特(Daniel Gilbert)做过一项研究:追蹤大学教授得到终身教职的快乐程度。在美国,担任大学教授最重要的就是拿到终身教职。在顶尖大学的教授若是不能升迁就得离开。这个研究追蹤了许多教授「得到」或是「没得到」终身教职半年后和一年后的心情。

结果发现,在事过境迁一段时间后,这些教授心情上快乐的程度竟是相同的。即,成功的狂喜和失去时的谷底低潮都会过去,事业上的成功,对于人生长期的快乐是没有人们预期中的长久影响。

事业上的功成名就,不过是三分之一的圆满,恋人夫妇关係,或亲子关係是否圆满,往往更关键性地决定我们内心的归属感

Tal Ben-Shahar在哈佛大学开设的「正向心理学」名列哈佛史上最受欢迎的课程。他询问修课的学生:「拿到哈佛大学入学通知书那一天,心情是否超级开心?」一千多位学生几乎所有人都举手。我又问他们:「在拿到入学通知那一天时,你相信会继续快乐一辈子的请举手。」几乎一千个学生都继续举着手。我又问了第三个问题:「今天很快乐的举手。」几乎多数人的手都放下来了。

人们被教育只要认真念书进了第一志愿梦想学校,得到很好的工作,进入第一志愿的公司,……他说许多人相信成功会带来快乐,但事实真相却不是如此。八成的哈佛学生都曾经历焦虑和忧郁。世界各国的青年忧郁比率都在成长。中国甚至公开呼吁要重视大学生的心理健康。

大学时代的不快乐,让他开始投入研究「如何可以更快乐?」在正向心理学领域中。他观察到各国人才的最大危机就是:年轻人的忧郁和专业工作者的崩溃。她主张教育必须「停止製造单面向人才」。

班夏哈于2010年在以色列的贺兹利亚学院创立梅堤夫中心(Maytiv Center),以正向心理学的研究和发现为基础,发展幼儿园到中学老师的师训课程。因为他他发现科技和都会型态的经济发展环境让下一代孩子忧郁的比率愈来愈高。


塔尔.班夏哈十六岁那年在以色列全国壁球赛中夺得冠军,他进行了艰苦的训练常常感觉空虚,但他相信胜利最后会给自己带来幸福。他为了比赛,严格遵守饮食限制,包含特别喜欢的汉堡。他立下一个志向:等拿到壁球冠军的时候就要大吃特吃。赛后,他拿到了冠军。比赛一结束他立刻跑去最爱的汉堡店一口气买了四个汉堡。汉堡放在嘴边他却突然不想吃了。

那一瞬间他发现胜利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幸福,他想,如果在如此巅峰顺心的情况都感觉不到幸福,那幺,未来的他还会幸福吗?

在哈佛大学念资讯系的时候Tal Ben-Shahar是个专业的壁球选手,一度拿下赢过全美赛冠军,读最好的大学,成绩优异,他说:过去所学到的一切都告诉我:「我应该很快乐!」但是,我不快乐……

这让他迫切想知道:为什幺自己不快乐?如何可以变快乐?为此,他从资讯系转科攻读心理系,他学到第一个体会──「你有多成功」和「你有多快乐」没有必然关係。

他没有继续留在哈佛大学教全世界最聪明的学生,选择回到以色列设立师培中心,专门用正向心理学来训练中小学的老师,只为更快乐,可以和家人有更多时间相处。

他表示当孩子诞生后经历了为人父母的许多挑战,才知道父母要学这幺多。他说当父母是他人生中最困难的挑战,比担任《Fortune 》杂誌五百大企业当顾问和在哈佛大学当教授都还要困难。

快乐哈佛大学汉堡忧郁学生冠军心理学圆满